首页>文化科教 文化科教

太行深处的野菊花

2020年07月06日 10:21 | 作者:刘广 | 来源:人民政协报
分享到: 

2008年至今,春秋季总要写生太行,10余年来,走过太多地方,铭记太多景象:乡间小路弯弯曲曲、静谧悠长;村舍农屋参差错落、苍翠掩映;缕缕炊烟袅袅升起、饭菜飘香;夕阳西下鸡鸣犬吠、相得益彰。这是太行腹地最寻常的小山村,有着让人最踏实的乡土烟火,每一处都温暖心房。

此情此景,总会想起五代画家荆浩隐居生活在太行山中,面对大自然赋予的山川大美及自己的作画感受所著的山水画理论文章《笔法记》,文中写道:“太行山有洪谷,其间数亩之田,吾常耕而食之。”荆浩在战火纷飞、朝代更迭、国度频换、为时短暂的五代十国时期,能在这种“烟火气”的生活中以“图真”的美学核心进行山水画创作,以心写景,以形写神,圆满地完成了“为天地立心”和“为往圣继绝学”的历史使命,何其不易。我脑海中能很清晰地浮现出一位著名画家在民间烟火中打滚的生活痕迹,不知这位烟火气满身的著名画家,在“不食人间烟火”的古代文人画家群中,当属哪种精神境界?由此可见,我也必将因太亲近大自然,太着迷大自然赋予的“烟火气”,而达不到“脱俗”的境界。这样也好,反倒更能通彻唐代张璪提出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一如年龄越长越期待过陶渊明似的生活,尤其是人情味浓郁的“烟火气”。

听得孩童玩笑,由远及近,万千神思方回归。多年往来于此,我相识的村民老林正沿着逶迤的小路,悠悠地从西边走来。夕阳映红了天边的云彩,他的身影和周围山坡的野菊花,都被镀上了一层金色,让他的脸色更加黝黑,皱纹更加深邃,眉眼更加开怀。山坡上的花随风摇曳,老林说着带乡音的话,边微笑着向我招手,边加快微跛的步履走来。

老林家是当地著名的贫困户。2010年我第一次转到这里时,艳阳当空,原生态的青山绿水,美得让人移不开眼。虽刚入秋,因是山里,却已瑟冷。只见黑瘦的老林坐在一架老式的木推车上,一条腿用板凳支着,腿上盖了条旧棉被,双手揣在袖筒里。四目相对,我忍不住上前与他寒暄,闲聊中了解了他家的基本情况。再抬起头打量老林的“家”,若不是他身后有一圈高低不一的半人高石头墙,都很难让人相信老林是在“院外”晒太阳。穿过“院子”,有三间低矮的老房子,房前杂乱地堆着一些石头和已经干涸的泥巴,几乎占满了整个院子,这也正是老林坐在推车上的原因。老房子隔几年就要修一修,上山搬石头,老林不慎被砸伤致骨折。家里五口人,两个儿子跟村里人出去打工了,每年回来一次,不是孩子不愿意回家,一是路上费钱,二来孩子都大了,家里实在不好住;老林的媳妇去邻居家帮忙做小工,薪资半月一结,虽然微薄,赖以糊口。白天家里就老林一人,到下午放学后,十几岁的小女儿就风一样跑回家,一边甩掉书包,一边把木推车推到房前,扶老林坐进车里,再一鼓作气颤悠悠地推起车,用歪歪扭扭的走姿把老林推到院外吹吹风、解解闷,等力气恢复了,还可以推着老林在院子四周转转。小女儿林菊,名字很好听,小名“九月”,里面有老林朴实的心意,九月菊,花中四君子之一,气节高傲,品格高尚。

第二次再来这里写生时,坚持开车前往,不是因为沿途欣赏风景的惬意,也不是速度与激情的自驾体验,而是要把专门买来的国内外名著带去给九月,要把治疗骨伤的药膏和理疗仪带给老林,还要见缝插针地在越野车后备厢里塞上方便面、薯片、可乐等“垃圾食品”……

八百里太行有数不清的小山村,好像走在山道上,随意往山沟、山腰里一看,总能看见几处山村。这些地理上无优势、资源上无天赋的村落,农业技术匮乏,稼穑难成,虽寒耕热耘,终收成寥寥。直到陆陆续续有众多干部不时进村入户,宣传扶贫政策,为老林这样的农村贫困户建档立卡,情况才慢慢改变。国家的助农惠农政策如春风一般吹进广大农村千家万户,春风化雨,泽润三农,农业稳则天下安,农村兴则基础牢。一轮接一轮的派驻扶贫干部到村后,一户一档,精准扶贫,老林因腿伤落下残疾,扶贫干部帮助他办理残疾证申请手续,每个月都可以拿到补贴。老林是大山里的爷们儿,淳朴善良,并没有因为邻居说的“国家会养你”的话而高兴。每当听到此类的话,他心里总想一定要学习技能,靠自己勤劳的双手摆脱贫困,让家人过上幸福的日子。村干部和驻村扶贫工作人员在了解了他迫切希望脱贫的愿望后,积极邀请他参加技能培训,老林亦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出路,学得刻苦、用心用力,只求掌握一门手艺,拓宽致富门路,增加脱贫途径。

时间永远向前,日子一直继续。老林两口子含辛茹苦,终于把两儿一女抚养成人,两个儿子皆已婚娶,小女儿9月也大学毕业,在西安谋得一份教师职业。这些年国家的各项助农惠农政策力度空前,成果丰硕,收效明显,老林家的经济状况早已好转,生活水平大幅提高。两个儿子都从大城市回到了家乡,老大承包了荒山,种植无公害绿色水果,3年前娶了镇上的姑娘,小两口正在热火朝天地开山种果树,已颇具规模,不仅有了自己的品牌,还有大批忠实客户,因为果子好,都是提前被客户预订完,根本不愁卖;老二去年底娶了在外打工时认识的南方女孩,两人在镇上开了一家快递代理站,当上了老板,十里八乡的绿色蔬菜、农副产品、时令特产都可以通过快递发往全国。老林说现在最大的希望是小女儿能尽快成家,让老两口能抱上外孙子,一家人和和美美,尽享天伦之乐。

与老林相识10年,我把一幅《太行人家》的山水画送给他,这是我第一次送作品给老林,画中记录着我们最好的当下。夕阳下的老林容光焕发,只是我看着他手里的袋子实在无语,无论我说多少次装不下了,他依然用力地往车里塞着东西……记不得多少年了,我早已不再把后备厢装满好吃好喝的来这里,但我依然还是开车来,因为这是老林“严厉要求”的,每次返程都要被老林自家地里的丰收产品塞得满满。老林说:“没想过能有今天的好日子,现在我们的房子都翻新了,路更宽了,人更多了,家家户户都比赛似地积极学技术,足不出户就能卖东西。地里的粮食丰收了,山上的绿色更多了,我们也有钱去电视上演的地方旅游了,但我还是喜欢这里,我们这里的四季都很美,春天杏花满山,夏天绿柳依依,秋天万山红遍,冬天银装素裹,我觉得自己都越活越年轻了哈哈哈。”看他那一本正经似小学生朗诵似的幸福神态,我百感交集,10年,3650个日日夜夜,国家的好政策,人民的好生活,老林终于活成了自己,活出了中国人的模样。

10年光阴,用双眼领略四季变换的大美山村,用双脚丈量充满生机的活力土地,用画笔描绘秀美壮丽山川万物,用真情感悟实实在在的百姓幸福,我的心里也是幸福满满。用绘画的形式收集创作素材,记录这个伟大的时代,助力脱贫攻坚,在写生中探索诠释农村独特的人文风情、生活状态,将新农村建设的脉络、文化和时代风貌展现于画作之中,坚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创作方向,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身沉下去,情融进去,正是在扶贫路上艺术家的文化自觉和担当。

返程路上,蓦然一撮明亮跃入眼帘,路旁的小山坡上,遍开着笑脸模样的野菊花,一片片、一簇簇,整整齐齐,跨过山坡向远处蔓延。路旁高树的斑驳密叶透过光映在这篇金黄上,灼灼其华,让周围的绿叶、绿草都跟着鲜活起来,灵动而不张扬,却含了诗情画意,随风轻拂,满心欢喜。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吉林省政协书画院副院长)


编辑:位林惠

关键词:

更多

更多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