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科教 文化科教

民办教育发展的广东经验及启示

2019年11月27日 16:44 | 来源:人民政协报
分享到: 

广东当代民办教育管理研究院理事长、教授 张铁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走过了70年,70年风雨兼程、曲折辉煌;中国的民办教育重新崛起也走过了40年,同样是风雨兼程、烈火淬炼。成功的根本经验之一便是,为人民办教育,接受人民的选择。

广东民办教育40年取得了令国人瞩目的成绩。正如著名教育家陶西平说的:广东省是我国民办教育事业的摇篮,广东民办教育发展的历程是我国民办教育发展历史的缩影,广东民办教育的发展对全国民办教育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广东民办教育崛起在先,很多创新在全国领先,经过40年有着很多可圈可点的地方。

从民办教育的规模贡献来看,在1999年的时候广东民办教育就占了全国民办教育的六分之一。2007年广东民办教育解决了占全国三分之一的义务教育阶段外来工子弟在城市里读书的问题。广东外来人口从改革开放初50多万,到现在达到4300多万。广东2008年有369.7万民办学校学生,占全国九分之一;截至2017年底,广东全省共有各级各类民办学校1.52万所,占学校总数的45.15%;在校生692.84万人,占在校生总数的31.2%。比2008年净增323.14万学生,翻了将近一倍,占全国5378.21万的12.88%。2018年超过了700万学生,占全国总量的13.33%。以2012年测算时不变价比照,2018年广东民办教育对财政的总贡献一年至少达1100亿元。广东的高等教育三分之一是民办的,广东整体上民办教育的规模也占三分之一,即全省读书的学生3个人有1个在民办学校读书,全国100个学生中有13个人在广东读民办学校。正如民办教育为我们国家作出了巨大贡献一样,广东的民办教育成为了广东整个经济社会发展不可缺少的一大行业。

广东民办教育发展有哪些经验?依我看:

第一,民办教育发展离不开党和政府的坚强领导。早在1983年第一个由广东省委、省政府作出的决定就规定了“鼓励团体办学,允许私人办学”。1979-1986年广东的民办教育呈现第一个高潮,第二个高潮是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以后,第三个高潮是2002年民促法出台之后。根据广东经验,民办教育要走得好、走得快、走得稳,走得安心、放心,必须紧紧依靠党和政府,自动、自愿、自觉地接受党和政府的领导。

第二,必须坚持教育为人民的坚定信念。人们从来不会忘记崇文重教的领导者,从来不会谴责对教育舍得投入的执政者。广东的民办教育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理念,就是政府相信,民办教育也是为人民的。也因此,地方执政者积极推动地方立法,保障民办教育的安心、安定、稳定、持续发展。对民办教育积极扶持,做民办教育的“促进派”,落实民办教育和公办教育平等的“国民待遇”。同时鼓励探索,容忍失败,积极创新,广东省委、省政府特别重视保障困难群体的受教育权,省委领导多次强调,外来人员为广东省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我们没有理由不认真解决他们子女的读书问题。因此大力扶持招收外来人员子女的民办学校,满足外来人员子女学位需求,保障非户籍学生平等受教育的合法权益。

第三,必须坚持依法治教、保障发展。2009年广东的民办教育立法有六大突破,对民办学校的稳定和创新作用极大。近年来,全行业进入了落实民办教育分类管理的踯躅、焦虑的“空窗期”,但广东民办教育行业信心未减,因为已经生长出极大的良性发展的惯性。

第四,必须有各级政府不断的制度创新。广东各地方政府的创新给民办教育的促进力度非常大。关于民办教育与教师的问题,广东各个地方创造了很多的经验,包括广州市、东莞市、惠州市、中山市、深圳宝安、龙岗区。一个重要的经验是,只有各级政府大胆创新,才有民办学校大胆的创新发展。没有政府的创新带头,民办学校创新空间就有限。广东的民办教育能办得好,能办到40年来一直都保持全国第一大规模省份,也是跟政府的创新离不开的。今年东莞通过创新解决了办学用地的问题,当然还有其它的措施,大大促进了东莞民办教育的稳定和持续的发展以及规模的扩张。

第五,必须有适应社会和产业需求的自觉意识。只从教育论教育去看待民办教育问题是不切合广东实际的。一个能造福一方的官员,一定是有着适应社会和产业需求的自觉意识和前瞻眼光去决策、去发展教育的。民办教育办学人也一样。

第六,必须有给学校举办者的发展动力。广东给民办学校发展的一个持续动力就是2009年给了举办者完整的权益,明确了民办学校权属与可以转让的权利,以此为标志,广东民办教育在2009年到2016年这8年,依法良性发展,积极创新,成了规模扩张最快、学校升级投入最大、学生增加最多、学校管理与教学改革更深入的规范提升大发展的“黄金时期”。我想强调的是,非营利性的民办学校一定不像有的人理解的那样,是对民办教育举办者权益的剥夺,新法虽然界定了清晰财产权,是一种体制的改革,但对举办者的合法权益,是从来没有说过要剥夺的,举办权应该也包括管理权、经营权,管理权和经营权也是可以委托转移的,也是可以指定传承的,也是可以有延续价值的。否则民办学校就很难有具体的责任人,任何一个学校没有举办者都很难可持续发展。

第七,必须有尊重教师职业尊严的政策。2011年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首创开始给教师发放津贴,现在高等学校教师还没发放,但是普教发放了。2018年宝安区又创造了一个新经验,就是解决中小学教师的职称评定问题,委托协会去评定,一次就评了1830名教师。对评出新职称的民办学校教师,还要求所在的学校必须兑现相应的工资。宝安区近年还提高了民办中小学专任教师从教津贴,从教年限满1学年的民办老师,每人每月500元,以后每多1学年,每月增加150元,至每人每月2000元止(以前最高1000元)。

地方政府的改革其实是最重要的,对民办教育法规的理解最关键的还是政府官员的理解,如果地方官员认为民办教育办好了只会削弱公办教育,那民办教育就没有生存的空间,所以政府为政观念最为关键。民办学校是帮了政府的大忙的,全社会都要善待举办者和教师这些共和国的“自己人”,积极扶持民办教育与办好公办学校一样,都是政府的“政治责任”,是考量“行政良心”的试金石。只有真正落实民办教育的“国民待遇”,民办教育才可能可持续高质量发展,成为人民满意的教育。

第八,必须有理论和政策研究先行的环境。广东改革提供了理论先行的环境,所以广东民办教育理论和政策研究,在全国是领先的,对国家和地方的法规制定作出了贡献。

广东的这些经验放到全国去,都是有启发意义的。中国的民办教育要继续往前走,我们必须发扬数十年来民办教育沉淀下来的精神。

我总结有六条:不忘初心,一切为了孩子的精神;牢记使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信仰教育,深厚家国情怀的精神;大爱无疆,无私奉献的精神;艰苦创业,砥砺奋进的精神;大胆创新,执着守望的精神。这些精神不仅来自广东民办教育界,也来自全国民办教育人的探索。

当年万分艰辛我们都坚持过来了,难道现在有党和政府的坚强领导和支持,我们还踯躅不前吗?坚持会形成习惯,只有坚持才会有对事业的忠诚,只有坚持才会对教育有信仰,信仰教育就是我们不断持续发展的动力,民办教育将走向更加光明的未来,民办教育绝对不会退出中国大地。

(该文根据作者在2019中国民办教育发展峰会上的讲话速记整理)

编辑:位林惠

关键词:

更多

更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