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科教 文化科教

甲骨文发现与研究一百二十周年纪念活动之际的感言

2019年11月11日 14:47 | 作者:宋镇豪 | 来源:人民政协报
分享到: 

2019年11月1日上午,这是个值得纪念的时刻,自2018年下半年起就开始筹划的纪念甲骨文发现12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随着“纪念甲骨文发现120周年座谈会”在人民大会堂的举行,终于圆满告一段落。几天以来,习近平总书记致甲骨文发现和研究120周年的贺信,每一次读来都禁不住老泪盈眶。这其中的泪水,不单是因为我作为一个生活简单到只有“甲骨”及其相关学问的学者、朋友口中的“书生”,很难有精力和经验去周密筹组120周年这样一场规模盛大的纪念活动,而在教育部、中国社会科学院等部门直接主办下,我从最初协助参与总体规划的起草,中间各细节的沟通把握,到今天成功落下帷幕,回首其中的艰辛,不禁慨然。

又回想我1978年进入中国社科院从事甲骨文与上古史研究,至今已有40多年了,主持11卷《商代史》著述和主编《甲骨文合集三编》;整理著录历史所、旅博、重庆三峡博、山东博、津博、俄罗斯冬宫等国内外所藏甲骨,记得曾经与课题组团队在旅顺博物馆库房,从早晨8点墨拓拍摄甲骨一直持续到子夜1点,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而不知困倦,其乐融融;担纲甲骨文申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名录”,而义不容辞;与安阳师范学院计算机信息工程学院甲骨文信息处理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同仁,殚精竭虑利用大数据云计算实施甲骨文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集成应用技术的研发,构建甲骨文大数据平台“殷契文渊”。又想起在美国加州大学UCLA东方图书馆静静调查编纂甲骨金文简牍文献书目;在台湾台北阳明山上当“山民”半年,于中国文化大学开课一学期,站在史学系大义馆讲堂,给70多位青年学子执教“甲骨学概论”,坐在史学研究所大典馆及中文研究所大恩馆教室,向10余位博士生教授“甲骨文与殷商史研究”“甲骨文献类目”;在俄罗斯国立爱米塔什博物馆中全神贯注传拓甲骨,连午餐都忘却;在美国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中国书写系统及其与苏美尔、埃及和中美洲书写系统的对话国际学术会议”上,与世界其他三大古典文字研究专家对话恳谈……东渡西行交流互鉴,我执著自信。作为40多年枯守书斋致力于甲骨文与中国上古史研究的学者,上下求索,我无怨无悔。对于甲骨“绝学”冷门这个“冷”字的感受,或许比任何人都深刻。前几年我还曾感慨,我原来有十几个学生,现在还守在甲骨学“冷板凳”上的就只有区区几个人了……如今细读习近平总书记的贺信内容,这是最温馨的理解和激励,不禁在心底里为所有坚守在甲骨学研究第一线的同仁们欢呼!

昔王夫之自题联云:“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学者情怀,志在传承。如今我虽已年届古稀,仍愿发凡契志,继往开来,为深入揭开甲骨文的历史思想和文化价值而鞠躬尽力!

(作者系第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甲骨学殷商史研究中心主任)

编辑:位林惠

关键词:甲骨文 研究 甲骨

更多

更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