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科教 文化科教

印刷出版文化 翻开文明互鉴的新篇章

2019年10月14日 11:30 | 作者:孙宝林 | 来源:人民政协报
分享到: 

众所周知,造纸术、印刷术是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中的两大发明。中国印刷博物馆是印刷术所承载的印刷文化传承传播的国家级专业博物馆。因文字和造纸两大要素是印刷术发明的前提,所以中国印刷博物馆的文化功能也就覆盖了造纸术和印刷术两大发明的传承和传播。

造纸术和印刷术这两大发明,正是出版的物质载体和技术支撑。大力倡导并推动印刷出版文化传播,并对其丰富内涵以挖掘和凝练,业以成为中国印刷博物馆自觉的文化担当和责任使命。

一、 人类是个大家庭,人类文明因交流互鉴而多彩

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首次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2017年1月18日,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发表的《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演讲中提出了“建设一个持久和平的世界,建设一个普遍安全的世界,建设一个共同繁荣的世界,建设一个开放包容的世界,建设一个清洁美丽的世界”的五点主张。

我有这样的初步体会:各个国家所处的地域不同,风俗和文化各异,都对各自的文化积累和文明传承作出了贡献,也同时为人类大家庭的多姿多彩、繁荣进步作出了贡献。我们要加强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文化间的交流互鉴,夯实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人文基础。而出版、印刷在人文基础方面的功能和贡献是独特而卓越的。我们在今天以及今后一个时期,共同探讨印刷出版文化的丰富内涵,就是期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在世界印刷出版领域落地生根。

二、 印刷出版文化极大地促进了文明交流互鉴

自从语言文字形成以来,人类的日常交流也就更加频繁了。但隔代以及跨区域跨国别的文化传承传播,出版和印刷则走向了前台,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就印刷出版行业基于印制技术、遴选和编辑加工之上,而形成的印刷出版文化则是我们行当从业者的文化情怀和责任担当。就出版价值和印刷贡献作以下简要分析:

一是文化性是出版价值的终极追求。

从一个长期的时间维度上去考察,人类的记录与著述基本上是依靠出版活动来组织的。有着3000年历史的中国出版,记录并推动了中华文明的传承与发展。

纵观出版的历史,是以知识积累和技术进步为主线螺旋上升的历史。存世了2000年的手抄本时代,由于印刷术的发明,逐步过渡到印刷出版时代,也被称为印本时代;电磁信息技术和介质的革新,推动了电子出版的问世;计算机出现后,人类开始了数字化生存,催发了数字出版时代的来临;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和5G等新技术为代表的后信息化时代的到来,万物互联、知识重组、媒介融合、全场景化的智能出版将呼之欲出。在不断涌现出的新技术应用下,出版的形态也已脱胎换骨、华丽转身。然而,“千举万变,其道一也”,这就是出版文化性的永远长存。

我认为,文化性应成为出版价值的终极追求。知识传播、资政育人、记录历史、传承文明,是代代出版人自古至今不改的初心。我们常讲编辑出版是“为人做嫁衣”。我认为,出版业不单是嫁出了优雅的“新娘”,更是形成了我们出版业独特的生态文化,我期待广大出版学人能深入研究和阐释。我们还要积极引领广大出版人,努力从自发的行业文化熏陶向自觉的出版价值认知转变,以找到更多的精神归属感和事业自豪感。

二是印刷科技持续创新为印本出版提供了强大的杠杆力量。

出版是人类文明的记录与推动者,因为它在时间上保存和积累人类的思想与精神,在空间上广为传播的先进技术与文化则起到了思想启蒙的作用。那么,出版如何能做到这一点呢?印刷术的发明和普遍应用,就是其最关键的要素。一方面,因为有了印刷,文本实现了统一,每一张印制出来的都是原版的复本,不会存在手工抄写者二度创作的可能。原始语义能得以更为精准地保留下来,这就是以内容的高保真对抗时空变化所形成的文化积累。另一方面,复本越多,传播的受众就越多,也就实现了分布式的保存。主流版本能得以广泛保存,灭失的可能性也就大大降低了,经典的传世得以实现。可以说,单从跨越几个世纪乃至十几个世纪的文化保存来讲,印刷术的发明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我们是否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印刷是出版的杠杆与加速器。

三是中西印刷技术装备的发明创造,推动了文明互鉴交流和人类文明的共同进步。

我们通常讲: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创造有三个里程碑。一是雕版印刷代表印刷术发明的肇始;二是毕昇活字印刷术发明,是第二座高峰;三是以王选为代表的激光照排印刷技术创新,是第三座高峰。当然,还有套版彩印也是重要的发明。在欧洲也具有对近现代印刷出版事业的巨大贡献。以德国谷登堡为代表,发明的手扳架印刷机,将印刷术推向了机器印刷时代,实现了近现代印刷的快速发展。

在中国、德国、美国、英国、法国、比利时、捷克、奥地利等国家和地区都有不同的印刷出版技术发明创造,众多国家的创新创造共同推进了人类文明的不断进步。

三、 让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在世界印刷出版领域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生发在中华大地上的印刷术和悠悠数千年的出版活动,为中华文明延续、为人类文明积累留下了丰厚的精神财富。但发生在世界各地、各民族和各国家的印刷出版故事,也是百花园中亮丽的组成。

前不久,中国印刷博物馆印刷文化考察团前往德国、比利时等相关协会、博物馆、高校开展了印刷出版文化学术交流。中国印刷博物馆与德国谷登堡印刷博物馆已经有了19年的展览合作,在其二楼西侧设有中国古代印刷术展区。在100平方米左右的展示区域,由我们博物馆提供展品,展示了中国悠久的印刷出版史。这是中西印刷出版文化交流的一个案例。期待更多的国际印刷出版界专家学者朋友们,有意识自觉地从文化视角看出版、看印刷,从而总结凝练出反映本地区、本民族和本国度的印刷出版文化的故事。包括古老的故事传奇,也包括当下形成的新故事连载。总之,期待有更多的学术研究成果呈现。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印刷博物馆馆长)

编辑:位林惠

关键词:出版 印刷 文化

更多

更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