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科教 文化科教

张立萍:艺术教育能提升人感知美的能力

2019年04月11日 15:36 | 作者:郝雪 | 来源:人民政协报
分享到: 

编者按:

在全国教育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全面加强和改进学校美育,坚持以美育人、以文化育人,提高学生审美和人文素养。艺术普及教育是美育的一种表现形式,艺术教育可以塑造美好的心灵和行为,是学校之责,也是社会和家庭的责任。全国政协委员张立萍是当今世界歌剧舞台上一位杰出的艺术家,她塑造的众多艺术角色深受广大歌剧迷喜爱。她是有史以来第一位以女主角身份进入美国大都会歌剧院、英国皇家歌剧院表演的中国人,许多外国观众誉其为“歌剧女神”“东方蝴蝶”。

1989年,张立萍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声乐歌剧系,1990年留学加拿大温哥华音乐学院,2001年,正值事业巅峰之际,她毅然回国。从滋养歌剧的西方热土到歌剧艺术几乎为零的东方,张立萍仍然活跃在辉煌的世界艺术舞台,在促进东西方艺术交流的同时,她也身体力行地致力于艺术教育。

作为艺术大家,张立萍对艺术有何理解?又怎样看待当前的艺术教育?本期特别关注。

C20190410002-zx9

■■■

张立萍,全国政协委员、中央音乐学院声乐歌剧系原主任。

◆艺术教育是一种手段和途径,通过艺术教育可以提高审美修养、丰富精神世界、培养创新意识,在促进人全面发展方面具有其他学科不可替代的作用。

◆艺术教育可以帮助社会建立更为积极的、健康向上的情感交流方式,以此来排解现代人生活中的困惑。

◆艺术教育不只是培养专业人才,提高全民综合素质教育需要更多的艺术教育工作者。

“艺术提升人对幸福的感受力”

“艺术是人类感知世界之美的一种能力和工具,艺术带给我幸福和快乐。”全国政协委员、女高音歌唱家张立萍谈起艺术对自己的影响,明亮的眼眸中充满欢乐。她说“我所从事的职业也正是我从小就喜欢的,只要我往舞台上一站,就会被无边无际的幸福和快乐所包围。”张立萍说,艺术是人们热爱生活、享受生活的重要来源,通过学习艺术使人感受到快乐,进而热爱艺术,通过生活的体验来感受幸福,激发学习艺术的热情。艺术对人类精神文明的发展起着重要作用,没有艺术的生命是枯燥乏味的,有了艺术的人生是丰富多彩、鲜活明丽的。“一株孤单柔弱的小花,可以有‘孤兰生幽园,众草共芜没’的雅趣,树叶婆娑阳光斑驳间,一只毫不起眼的鸟,啁啾的啼鸣也如琴瑟相和婉转悠扬,懂得欣赏的人,自然界万物皆美。而艺术恰恰能赋予人欣赏美的能力。”

“艺术思维是人类最原始的思维方式,也是儿童心理发展的第一个阶段,认识和道德都是后于艺术的,艺术教育实际上是尊重人的心理自然发展的一种健康的教育方式,对它的忽视就意味着对人的损害,对艺术教育的重视即是对人的自然发展的尊重。”在张立萍看来,受过艺术教育的人和没受过艺术教育的人最大的区别是幸福感会提升,“当我站在舞台上,把精彩的表演奉献给观众时,我的感受是幸福,我也感受到观众因为我的表演而感受到快乐,这一切,都源于艺术。无论高低贵贱,无论贫穷富贵,人们都能从艺术的视角发现并享受生活中的美好与幸福。”

“我的艺术之路,源于热爱”

“我爱你中国,我爱你中国,我爱你春天蓬勃的秧苗,我爱你秋日金黄的硕果。”这首流传甚广、脍炙人口的《我爱你中国》在《我要上春晚直通春晚》节目中的播出让中国观众耳目一新,因为这首地道的中国歌竟由9个外国人演唱,他们字正腔圆的标准发音、深厚扎实的唱功赢得观众满堂喝彩。同样,以外国人身份演唱歌剧的张立萍,也曾在美国大都会歌剧院收获了满堂彩,掌声竟长达20多分钟,她也成为第一个以主角的身份登上世界歌剧舞台的中国艺术家。

1597年,自第一部歌剧首演以来,歌剧一直被认为是西方的传统曲目,就像中国的京剧一样。然而有一天,一位东方女性竟成了世界顶级歌剧院的“票房保证”,这一切要从上世纪60年代的中国武汉说起。

1965年,杜若花开的季节,张立萍出生在离离烟柳的鹦鹉洲畔。那个年代,中国样板戏盛行,由于父母是部队文艺工作者,自襁褓中她就耳濡目染,受到良好的艺术熏陶,3岁时,就对当时流行的八大样板戏倒唱如流,经常被大人叫来配戏,无论是李铁梅还是李玉和,奶声奶气的3岁小娃竟唱得有模有样,这就是张立萍的艺术启蒙,唱戏不仅锻炼了她的口才,也锻炼了她的记忆能力和自信心,5岁开始学习舞蹈,她的节奏感也超强。在艺术氛围熏陶中长大的张立萍,15岁时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武汉音乐学院附中。

第一次被西方歌剧触动时,张立萍还不知道什么是歌剧,时至今日,她依然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观看《茶花女》的经历,台上玛格丽特美妙的歌声深深地触动了台下的她,泪水情不自禁地落下来。“那个声音太美妙了!”被美妙的声音感动得泪落的小张立萍开始有意识地去了解什么是西方歌剧。之后,一个宏大而又真实的梦想被嵌入少女的心中,她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在舞台上演唱《茶花女》。1984年,张立萍被中央音乐学院声乐歌剧系录取,开始全方位地接受音乐素养的培养,以及各类的理论课教育,毕业后,选择到加拿大留学的她,一头扎入对西方歌剧的学习与研究中。

“美好的一天,你我将会相见,一缕青烟,自大海的边际升起。”这是歌剧《蝴蝶夫人》的唱词。《蝴蝶夫人》是各国歌剧院久演不衰的剧目,1998年,在伦敦皇家阿尔伯特大剧院,张立萍用一种全新的方式演绎了《蝴蝶夫人》,自此,她在欧洲歌剧舞台一举成名,被媒体誉为“最美东方蝴蝶”,此后,英国皇家歌剧院、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先后以无比的热情迎接了史上第一位中国表演艺术家。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句话说得一点都没错。鲜花与掌声的背后,是一位娇小柔弱的东方女性独闯异国他乡,从小配角到第一女主角进而征服世界的坚韧与执著。谈起初次进入西方舞台遇到的挑战,张立萍说:“困难太多了,一切都是陌生的,几乎都是从零开始,除面对房租、生计等琐事外,还有难以抑制的对祖国和家乡的思念。”然而,这一切在她攀登歌剧顶峰的途中都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学习和研究几乎占据了她所有的时间,已无暇顾及。

“还记得大都会歌剧院的教练来到学校讲学,我唱歌给他听,他说你唱的我汗毛都直竖起来……但是后来他对我说,你作为一个东方人,要想成为职业音乐家,就必须在所有的方面都做到完美,语言、技术、风格、表演全部都要完美,才有可能……”教练耸肩,不再言语。

张立萍清楚地知道,歌剧是源自西方的艺术,如何能让西方的舞台接受一个东方面孔,她将面临比别人更大的挑战,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自那一天,她暗下决心,必须打造完美的自己,好在“做自己热爱的事情,内心总是充满希望,再累也不会觉得有多苦。”

凭着非凡的毅力,她日夜沉浸在歌剧的知识海洋,甚至梦里都在琢磨如何表演得更贴近剧中人物。在准备一部新歌剧前,她屏蔽一切外来因素的干扰,不去了解前人演唱的版本,不听唱片,不看影碟,集中精力自己研究剧本,学习总谱,了解故事的背景、作家写作的意图以及旋律的表现方式等等。但在这个过程中,“恐怕最难的就是如何去理解那种文化深层次的东西。”

“我曾经演过一部歌剧,是法国大革命时期,16位修女被送上断头台的悲剧故事,探讨人性面对死亡时的恐惧或坦然,我感到学习的过程特别艰难。因为那个时代太遥远,为了体会西方人对死亡的理解,我花了很多时间去查资料,一点点琢磨每个词背后的潜在意义,发现积累多了,就会慢慢走进那个时代,走进人物内心,体会他们的喜怒哀乐,从而用心歌唱。”张立萍认为,一个演员在用技巧歌唱,还是用心歌唱,观众是可以感受到的。

面对中西方的文化差异与冲突,在与西方演员、指挥、导演的合作与交流中,张立萍的美学观念和思维方式开始变化,她逐渐理解并融入了西方歌剧文化,并在表演中融进了自己的理解,完满地诠释了西方经典歌剧中的人物形象。舞台上的张立萍,对艺术的诠释有她的独到之处,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从容不迫、不动声色,抒情与花腔兼得,高中低音灵活通透,气息运用技巧令人称绝,无论是《蝴蝶夫人》中蝴蝶夫人的抒情含蓄,还是《弄臣》中吉尔达的优美恬静,抑或是《图兰朵》中柳儿的深情忧伤,她都表现得淋漓尽致。这就好像一个外国人唱《贵妃醉酒》,还要扮演杨贵妃,并且在剧中独挑大梁一样,欧洲歌剧爱好者们惊讶了,同时,又不由自主地被这位女高音扎实的唱功和细腻的表演所征服,每当表演结束谢幕时,掌声和喝彩声经久不息,美国大都会的那场演出,观众的欢呼声竟长达20分钟。

歌剧之乡意大利的乐评人说,“一个东方人把我们的文化诠释得这么准确,甚至比我们还准确”,美国大都会歌剧院、英国皇家歌剧院,法国大都会歌剧院、挪威奥斯陆歌剧院……张立萍的“用心歌唱”成为“票房保证”。

C20190410006-zx9

“艺术教育可以帮助社会建立积极的情感交流方式”

就在张立萍的歌剧事业如火如荼,这位世界顶级歌剧院的台柱子却选择回国定居了。西方观众疑惑而又惋惜,张立萍却说:“我要让更多的中国张立萍站到世界歌剧舞台中央。”2005年,张立萍任中央音乐学院声歌系主任,她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用在教学和管理上,减少了很多国外演出的机会。谈到中国歌剧的发展,她讲出了自己的担忧:“很多学生都很有天赋,他们嗓音漂亮,外形优美,但这并不代表着一定能达到艺术的顶峰。因为,他们的知识面太窄,不重视对文化的理解,一味追求技术层面,除了声音,他们对演唱的内容、角色的形象、故事的背景都并不了解,除了独唱,对重唱、合唱都不看重,很难全面发展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

“社会发展到高层次,人民的精神生活一定要丰富。”张立萍说,中国的艺术教育还很薄弱,在国外任何一所大学、中学甚至是小学的音乐课程,要求学生对音乐的参与比例比我国要多得多,所以普通百姓都能够了解歌剧、交响乐,都能够知道很多知名作曲家的作品。但是在中国,即便是一个很有知识文化的理科的科学家或者工作者,还有企业家,他们对音乐知之甚少,这种巨大的差别不容忽视,“所以,我国的艺术教育之路还很长。”张立萍认为,一个国家经济的繁荣达到一定的程度后,对艺术的追求是必然的,而发展艺术教育是提升和加强国民整体素质的关键。

“艺术是发自内心的热爱,任何怀有功利性的学习都很难达到完美的境界。”张立萍谈起儿子颇有感慨地说。因为对艺术的痴迷与热爱,张立萍希望儿子继承自己对歌剧艺术的热爱,在襁褓中即对小家伙进行歌剧艺术教育。可是,张立萍发现,事与愿违,在别人眼中无法企及的耳濡目染,儿子对此竟丝毫不感兴趣,几乎不接受她的歌剧艺术熏陶,无可奈何的张立萍只能接受这个事实。可是,当儿子十几岁时到国外留学,国外学校的艺术氛围和艺术教育却让他对歌剧大感兴趣。“国外的学校,每个孩子都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艺术课程进修,不管是南腔北调还是唱偏跑调,孩子们都乐呵呵地享受着声乐艺术带来的欢乐,这一点和我们国内的艺术教育大不相同,没有任何目的性,只为孩子们喜欢。也正是因为这种宽松的环境和艺术氛围,儿子重新认识到妈妈的歌剧也很有意思,现在他也开始学歌剧了。”

“当前社会上一些现象很难说是真正的艺术,而往往是这种现象导致了孩子们并不能真正潜下心来从一个艺术家的角度培养自己,而是想在很短的时间内快速把自己包装成为一个明星。”张立萍认为,从艺术对人的熏陶、社会和谐发展的需要来讲,我国更需要大量从事艺术教育的教师,而当前,就读艺术院校的学生几乎都是朝着专业艺术人才的目标来培养的,可毕竟不会人人都成为艺术家,那些没有表现舞台的学生恰好可以沉下心来从事艺术教育,既可以从事自己喜欢的事业,还可为提高全民艺术素养尽绵薄之力。

自2018年履职全国政协委员以来,张立萍一直致力于东西方文化艺术交流,促进了多个国家的文艺作品进入中小学课本,“艺术不分国界,艺术教育要从小学抓起,在中学、大学普及。”张立萍认为,艺术教育可以帮助社会建立更为积极的、健康向上的情感交流方式,以此来排解现代人生活中的困惑,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财富的积累,人内心的渴求更高了,如果情感排解方式还停留在原有的层面,人的精神容易空虚、扭曲。

编辑:位林惠

关键词:艺术 张立萍 歌剧 教育

更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