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科教 文化科教

2018年,偶像团体元年?

2018年12月07日 09:41 | 来源:新京报
分享到: 

2018年上半年,两档综艺节目《偶像练习生》(以下简称《偶练》)和《创造101》(以下简称《101》)一举捧出了NINE PERCENT、火箭少女101、乐华七子、ONER等不少新生代偶像组合。在懵懵地追问“他/她是谁”的普通观众之外,这些新晋偶像拥有了大量粉丝,接了众多代言,甚至达到了“出圈”的水准。也因此,2018年,被称为“偶像团体元年”。

1123797303_15437955098741n

依靠经营火热的粉丝经济,和极其迫切的大众偶像需求,蔡徐坤、孟美岐、吴宣仪等人的流量甚至不输于当年的“归国四子”(鹿晗、吴亦凡、张艺兴、黄子韬)。繁荣背后,速食偶像的快消、综艺与经纪公司的博弈,也为偶像团体市场蒙上了一层巨大的泡沫。这些新晋偶像,究竟有没有盖过“前辈”?他们的未来又会如何?新京报从粉丝数量、代言数量、微博超话等4个维度进行了数据统计,同时专访多位经纪公司工作人员和业内人士,复盘“偶像团体元年”的虚虚实实。

少数练习生通过节目爆红

26岁的李俊毅是最后一个确定参加《偶练》的选手。在这档节目之前,他曾经在韩国做过五年的练习生。但回到国内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任何机会站上舞台。眼看着爱豆(偶像)的年龄从20出头变成十六七岁,李俊毅曾形容那段时期“触不到光”。然而《偶练》播出后,李俊毅不仅签约了觉醒东方公司,微博粉丝也从600涨到76万,整整翻了1200多倍。“工作量开始变得很多,晚上睡得会比较晚,但我觉得很充实,觉得自己能够被更多人看到,被更多人认识感到开心。”

无独有偶,17岁的刘人语在参加《101》之前,已经在ETM活力时代练习了三年时间,然而所获关注度与其实力远不成正比,“一直默默练习和创作”是刘人语常有的工作状态。但《101》的播出,一首被胡彦斌称赞的《麻烦少女》,让她的创作能力在短时间内被迅速知晓。

节目播出后,公司重新成立了ChicChili组合。刘人语坦言,是《101》让她获得了更多人的喜爱,在唱歌、跳舞、创作方面有了更快速的提升。

沉默的大多数:没有通告、没有流量、没有舞台

拥有梦想的素人,想要成为拥有粉丝的偶像,不仅要历经练习生期间的辛苦和挫败,也要熬过出道后的绝望和不被认可。曾有数据统计,仅是中国国内的练习生便数以万计,但每年能出道的寥寥可数。而出道过的艺人,很多也辗转过多家经纪公司,参加过不少选秀、甚至励志节目,但始终没有迎来高光时刻。李子璇就曾经在海外练习多年,眼看着身边其他练习生纷纷出道,她只能为其他偶像担任伴舞。回国后,李子璇参加了《加油!美少女》获得总冠军,那时她已经22岁,在偶像里属“大器晚成”。但这仍没有让她走向更大的舞台,时隔两年,她再度出现在《101》的舞台上。

不少偶像团体都在惨淡经营的偶像市场中挣扎着、放弃着。近期因参加《我就是演员》走红的檀健次就是偶像团体出道,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他曾透露,刚开始成为练习生是因为公司承诺两个月就能出道,但闭关培训却一下历经了4年。直到2010年,他终于通过MIC男团出道,但音乐市场的不景气,海外偶像团体的强势,让MIC很快淹没在市场中, “当时几乎一年时间没什么工作,那段时间我开始每天看电视剧,研究表演,努力开拓演员事业。”

某电商品牌创始人曾在2016年投资女团hello girls。有媒体报道她们在参加某企业年会商演时,尽管有一群员工热情地跑来和她们合影,却没一个人知道她们组合的名字。马剑越在《奇葩大会》上也以幽默的方式吐露过她所在的女团“1931”的辛酸史,“《奇葩大会》是我2016年唯一的通告”、“我们又没有MV,又没有新歌,又没有通告”、“我们团30多个人有20多个真爱粉”。而“1931”也于2017年底宣布解散。该女团前成员范薇在《101》节目里自嘲:“解散消息公布是我们团流量最高的一次”。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偶像团体运营人W分析当今的偶像市场,他看来,如今音乐市场早不是当年SHE、Twins走红的光景,国内没有舞台和渠道让偶像团体展现音乐和舞蹈,很多节目都因为团体没有人气纷纷婉拒。日韩偶像团体对中国粉丝资源也进行了大量掠夺,让毫无曝光途径的国产偶像只能圈地自萌。长此以往,很多偶像团体只能被扼杀在“没有流量,就没有舞台”的恶性循环中。

梦想的无处实现,令那些在练习室彻夜练舞、创作,每个月都面临淘汰和生计压力的练习生们感到绝望。不少练习生都在训练1年之后离开这个行业。某经纪公司经纪部总监李楠(化名)透露,她刚进入公司时练习生有50人,但两年之后只剩下10人左右,“有些是淘汰的,有些是自己离开的。我们经常鼓励他们,再努把力就能够出道了,但当时的市场确实很难看到希望,尤其是他们看到很多身边的人通过综艺节目被更多人喜欢,自己也会觉得,那我还不如先出道当综艺咖,为什么要艰苦地练习。”

图片解析

新京报记者统计了《偶练》《101》中人气选手和TFBOYS、“归国四子”等艺人近半年的百度日均搜索指数、合作商业品牌类型和数量,以及截至11月26日的微博粉丝数量和微博超话阅读数量,发现虽然新生代偶像的人气参差不齐,但出道仅半年的蔡徐坤、孟美岐、吴宣仪无论人气还是商业价值,已经直逼吴亦凡、黄子韬、关晓彤等出道多年的艺人的流量。例如鹿晗微博超话阅读量近2400亿,蔡徐坤的阅读量为900亿,且多次登顶每周超话排行榜。在“归国四子”、“三小只”都试图远离流量标签,却仍离不开粉丝经济囹圄时,市场的天平却早已悄悄向新人倾斜,偶像市场的更迭远比外界预期的更急切。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编辑:位林惠

关键词:偶像 团体

更多

更多